• <table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able><p id="rnadh"><label id="rnadh"><xmp id="rnadh"></xmp></label></p>
      <p id="rnadh"><del id="rnadh"><menu id="rnadh"></menu></del></p><li id="rnadh"></li>
    1. <td id="rnadh"></td>
      <td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d>
        微信分享圖
        • 首頁 >
        • 重要通知 >
        • 【保利拍賣十五周年】彼時寒露:石濤巨幅墨竹《翻風滴露圖》淺析

        【保利拍賣十五周年】彼時寒露:石濤巨幅墨竹《翻風滴露圖》淺析

        發布時間:2020-10-08 21:10:08 新聞




        “空庭得秋長漫漫,寒露入暮愁衣單”,322年前的今日,康熙三十七年(1698)的寒露,翻風滴露,秋意漸濃,石濤寫就此幅墨竹巨軸——《翻風滴露圖》。





        Lot 4037

        石?濤(1642-1708)?翻風滴露圖

        立軸?水墨紙本 228×99 cm

        1698年作


        題簽:

        釋道濟寫翻風滴露墨竹圖。時年六十八歲。

        題識:

        或言竹葉有定法,否則不類,于是個個枝枝加以刻畫,而生意盡矣。吾竹時取法于雪堂老子。夫畫竹可以不節,尚有何法可拘?翻風滴露,觀者正當得其生韻耳。時戊寅寒露日清湘陳人大滌子濟青蓮草閣。

        鈐?。?/span>

        清湘石濤、膏肓子濟、贊之十世孫阿長、何可一日無此君

        鑒藏?。?/span>

        王季遷氏審定真跡、蓮叔審定、無上妙品、海陽孫氏蓮叔珍賞書畫印信

        出版:

        《王季遷藏中國歷代名畫》下卷,第414-415頁,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2013年。

        說明:

        1.孫殿齡舊藏。孫殿齡(清),字蓮叔,安徽休寧人,家世富饒,富收藏。

        2.王季遷舊藏,并臨摹此幅。






        一六九八年

        康熙三十一年(1692)秋,石濤買舟自北京沿運河南下,這次的目的地是其晚年的主要活動地點,也是石濤“大滌草堂”的落成地——揚州。博爾都作詩《送苦瓜和尚南還》贈曰:“飛錫竟何處,遙指廣陵樹?!敝量滴跞迥辏?696)夏末,石濤遷入新落成的大滌草堂,這座建于揚州大東門外河沿上的草堂是石濤一生中最為重要的寓所,亦是其終老之地。


        “時戊寅(1698)寒露日清湘陳人大滌子濟青蓮草閣?!北炯斗L滴露圖》落款中的“青蓮草閣”,便是石濤在大滌堂定居時期的常用落款之一。故宮博物院藏石濤《蘭竹圖冊》中蘭草、菊花二頁,均落“青蓮草閣”。再觀“寒露日”可知本作準確的創作日期為二十四節氣中的第十七節氣——寒露,也就是康熙三十七年(1698)農歷八月廿三日?,F藏于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的《憶戴鷹阿山水》,是石濤對友人戴本孝表達思念的作品。是作款落“戊寅(1698)菊月清湘陳人大滌子濟”,農歷九月是菊花開放的時期,古人稱之為“菊月”,創作時間較《翻風滴露圖》稍晚半月左右,落款同為“清湘陳人大滌子濟”,另一《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取印作品——蘇州靈巖山寺藏《梅竹圖軸》落款為“清湘陳人濟”,這些同年作品可佐證這一時期石濤的落款習慣。


        戊寅(1698)同年作品落款對比:


        左圖:本幅《翻風滴露圖》  
        中圖: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藏《憶戴鷹阿山水》
        右圖:蘇州靈巖山寺藏《梅竹圖軸》


        本作鈐蓋“清湘石濤”、“膏盲子濟”、“贊之十世孫阿長”及“何可一日無此君”石濤自用印四方,其中白文“何可也一日無此君”一印,“此君”,即竹子。出自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 · 任誕》篇第四十六:王子猷嘗暫寄人空宅住,便令種竹?;騿枺骸皶鹤『螣?!”王嘯詠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故石濤此階段的竹畫多鈐本印。這一點朱良志先生在其《傳世石濤款作品真偽考》一書中也提到:“而印章的使用也是考察因素之一,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印信,不同的繪畫內容使用印章不同(如石濤晚歲的竹畫多鈐“何可一日無此君”朱文長?。??!?/span>


        本幅《翻風滴露圖》與《故宮藏四僧書畫全集·石濤》
        取印對比


        石濤南歸后以鬻畫為生,存有同一繪畫題材下一詩多用的情況。本軸詩題“或言竹葉有定法,否則不類,于是個個枝枝加以刻畫,而生意盡矣。吾竹時取法于雪堂老子。夫畫竹可以不節,尚有何法可拘?翻風滴露,觀者正當得其生韻耳”,此詩文亦曾出現在南京博物院藏《靈谷探梅》一軸中?!鹅`谷探梅》作于南京時期,康熙二十四年(1685)二月雪霽探梅歸來,圖繪梅竹,左以隸書錄此詩,又以行書錄《金陵探梅》九首之一?!斗L滴露圖》較《靈谷探梅》晚十余年,落款與用印習慣皆不相同,在“予”“吾”等常用詞的表述上亦有更改。石濤一生游歷豐富,考查創作時間、地點、背景是否吻合是后代學者的基本研究方法。本幅《翻風滴露圖》無論時間、地點、署名、書法風格及用印習慣,均吻合無誤,是石濤晚年南歸這一時間的杰作無疑。

        南京博物院藏 石濤《靈谷探梅》



        個個枝枝

        翻風滴露


        “而蘭菊梅竹尤有獨到之妙”此為石濤對其摯友李驎自夸所言,見載李驎《大滌子傳》。值得一提的是,石濤與這位晚年最為重要的知己好友亦訂交于本年(1698)。整觀本幅《翻風滴露圖》,篇幅巨大,筆墨酣暢肆意,竹葉翻飛,似是借物抒懷。


        左圖:本幅《翻風滴露圖》  228 ×99 cm
        右圖: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藏《竹石圖》  212x118cm


        在用筆、構圖甚至尺幅,本幅都與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所藏石濤杰作《竹石圖》極為相似。兩件作品均為巨幅立軸,竹葉用墨由淡至濃大致分為三層,淡墨濕潤朦朧,構成遠景;重墨為主要用色,搭建整體布局;濃墨醒神,拉開畫面層次。右下角繪坡岸怪石,重墨點苔,澗生雜草。石頭造型與上海博物館藏《游華陽山圖》 一軸中極為相似。山石粗糙堅實,竹葉靈動紛飛,形成強烈的動靜對比,引人深思,妙趣橫生。鄭板橋嘗評石濤云:“石濤畫竹好野戰,略無紀律,而紀律自在其中……甚矣,石公之不可及也?!?/span>


        左圖:本幅《翻風滴露圖》山石造型

        右圖:上海博物館藏《游華陽山圖》山石造型


        南歸后,石濤在畫法上比起成法更加注重墨法與水法的運用融合,《翻風滴露圖》以偏熟紙張繪制,運筆水墨交融,富于變化,在紙張上得到極好的呈現,全圖層次明確,酣暢淋漓,足見其功力之深。故宮博物館藏《蕉菊圖軸》,前述廣西壯族自治區博物館藏《竹石圖》等花卉題材傳世名作均為此類紙張。石濤南還后,梅竹逐漸成為其主要繪畫題材。簡單而言,梅竹最能展現石濤的筆墨技巧,也最能體現石濤的藝術風格和內心世界。


        觀者

        得其生韻耳



        本幅右下角鈐朱文“海陽孫氏蓮叔珍賞書畫印信”、“蓮叔審定”、“無上妙品”藏印三方。為清代安徽休寧藏家孫殿齡,其友俞樾在《春在堂隨筆》寫道:“休寧孫殿齡,字蓮叔,家世富饒。生十五六而孤,擁資百萬?!睂O蓮叔在中犢山建有紅葉讀書樓(俗稱曲尺樓)及觀旭樓,富收藏。故宮博物院有其舊藏惲壽平《高巖喬木圖》,亦鈐“海陽孫氏蓮叔珍賞書畫印信”、“蓮叔審定”、“無上妙品”三方印章。此軸后經近代收藏大家王季遷先生收藏并臨摹,本作題簽“翻風滴露墨竹圖”為王季遷先生手書,是對本幅石濤墨竹圖的最佳詮釋。石濤的藝術對這位廿世紀的收藏家具有相當程度的影響。王季遷先生曾說:“石濤能用同樣偉大的筆墨創造出一個新的領域,充滿詩意的構圖和他所有的創新,這就是石濤的成就,也是他的貢獻?!?/span>


        參考:王季遷臨摹《翻風滴露圖》



        歡迎關注北京保利拍賣網絡平臺



        歡迎關注北京保利拍賣抖音號



        歡迎關注北京保利拍賣官方視頻號



        云征集聯系方式


        国产亚洲精品线观看动态图

      1. <table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able><p id="rnadh"><label id="rnadh"><xmp id="rnadh"></xmp></label></p>
          <p id="rnadh"><del id="rnadh"><menu id="rnadh"></menu></del></p><li id="rnadh"></li>
        1. <td id="rnadh"></td>
          <td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