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able><p id="rnadh"><label id="rnadh"><xmp id="rnadh"></xmp></label></p>
      <p id="rnadh"><del id="rnadh"><menu id="rnadh"></menu></del></p><li id="rnadh"></li>
    1. <td id="rnadh"></td>
      <td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d>
        微信分享圖
        • 首頁 >
        • 重要通知 >
        • 【保利拍賣十五周年】守護最本真的自己:奈良美智《GIRL IN THE MOON》

        【保利拍賣十五周年】守護最本真的自己:奈良美智《GIRL IN THE MOON》

        發布時間:2020-10-07 20:58:06 新聞





        我從不會忘記保持自己的初心,

        就算需要以破壞一切為代價也在所不惜,

        我只想遵從自己的內心,

        永遠活在當下。


        ——奈良美智


        奈良美智

        GIRL IN THE MOON


        木板丙烯

        2008年作

        D 250 cm


        出版

        《奈良美智:作品全集 第1卷─繪畫,雕塑,版畫,攝影作品》P238 株式會社美術出版社 2011年版


        展覽

        2009年 奈良美智 Marianne Boesky 畫廊 / 紐約 / 美國


        估價:RMB  10,000,000 - 20,000,000



        2009年 Marianne Boesky 畫廊“奈良美智 ”展覽現場


        憑借吊著眼睛、歪著嘴巴的壞小孩,夢游娃娃,青森犬等極具辨識度的藝術形象,奈良美智成為了享有國際聲譽的著名日本藝術家。他筆下的形象總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好奇地打量著這個世界,眼神時而爛漫而不屑一顧,時而又敏感地洞察一切。駐足在作品前,那份微不可查的感動和小心收納起的記憶,不經意間流露。這是一種無法與人言表的情緒,但奈良美智卻用孩童的一道目光輕易攫取,不論你有何不同或異于常人的過往,與你珍重對視,給予心靈撞擊。


        1955年,奈良美智出生在日本北部青森縣的一個工薪家庭,爸媽都有自己的工作,兩位哥哥比自己大了八九歲,童年的奈良美智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與自己獨處,動植物成了他最親密的伙伴。他說:“我非常的孤單,周遭只有蘋果樹……我能說話的對象只有大自然,所以我會對樹,對狗,對豬……”。童年的孤獨為奈良美智的成長投下很長的“陰影”。


        幼時的奈良美智


        上學之后,習慣獨處的奈良美智很難融入集體生活,老師評語:“有空想癖(發呆)的習慣。上課精神不集中,老是看著外面?!备咧挟厴I后進入武藏野美術大學就讀,讀了一年后的寒假,他拿著學費去歐洲旅行,回來后因為花掉了學費,只能轉學到學費更便宜的公立愛知縣立藝術大學。1987年,碩士畢業的奈良美智選擇去到德國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留學,但因為來自語言方面的障礙和文化上的差異,他再次身陷孤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奈良美智開始在紙上勾畫一些模糊的孩童和動物形象,之后的九十年代,他的作品幾乎穩定下來一個具有平面化的空間和典型的“壞小孩”形象。他說:“如果將這些孩子和動物視為我自己的化身,那就是在遠離熟悉的日本之后,對從周圍環境中解放出來的自己的表現?!痹谧髌分?,他覺得最重要的是:“我能夠獨處,像小時候一樣。天空是灰色的,天氣很冷,并與人隔絕。我不太說話,但我想的很多,就像小時候一樣,無法說出自己的感覺?!蹦瘟济乐莾葦吭谧髌分械母杏X,通過視覺圖像的形式,在有著不同成長故事的觀眾面前展開,猶如一根撓人心扉的羽毛,輕易就開啟了一段悠遠又揮之不去的兒時記憶。


        奈良美智《Slash with a knife》1998年作


        九十年代中期,在德國的一次展覽展出時,這位默默無聞的東方藝術家開始受到人們的關注,出版商和各類展覽紛紛發來邀約。但奈良美智并沒有被時代和環境所裹挾:“我懷念童年,懷念童年單純的心情。我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創作的初衷。即使世界崩塌,我也想在創作中保持童年時的單純心境”。值得一提的是,大膽的變形、擬人化的處理、單純的構圖……,作品中帶有某種隱喻的表達,使得奈良美智的作品往往被認為是漫畫,也因此他常被邀請參加漫畫展。但如果貼近原作或者細查圖像,我們可以發現他的作品多以油畫和丙烯畫為主,且保持著架上繪畫的細膩和完整性。而在作品面貌的具體呈現上,除了可見奈良美智對于自我內心的表達外,還可見搖滾樂、西方傳統繪畫,如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側面肖像畫的影響,以及受浮世繪和日本能劇面具風格的影響,如《我才不等到晚上》《小朝圣者夜行》等,均可見來源自能劇面具風格的高拱額頭、美白膚色……


        奈良美智 《Girl with a Long Fuse》1996 年作


        20世紀90年代末到本世紀初,奈良美智軟化了他筆下壞小孩多變的性情。他就像自己筆下的壞小孩,在經歷歲月的洗禮后,開始選擇和自己、和這個世界和解。他的心態變化外化在他的作品中,尤其是體現在對于眼睛的刻畫上。尤其是2005年之后,他嘗試改變之前表現壞小孩形象中經常用到的吊眼歪嘴樣的平面化眼睛,取而代之的是一雙注入了色彩、光影和細節的宇宙大眼。而這個形象,除了眼睛有閃動的光彩,幾乎就像一只純真的洋娃娃,無論世界如何變化,他都以同一面貌直面世界。小時候的奈良美智無法像正常的孩童般無憂、快樂地成長,但是長大后的他卻可以在藝術中回到逝去的童真。


        作品局部


        創作于2009年的《Girl in the Moon》,奈良美智用丙烯顏料勾勒出一個有著大大的眼睛、吐著舌頭對著觀眾的女孩,雙手放置在一個平臺上好像在渴求某物,又好像是被和她同樣可愛的小孩所吸引……奈良美智曾說:“為了表達憤怒,我畫了一些三角形的眼睛。我畫了一雙明顯憤怒的眼睛,把我的憤怒投射在那里,以某種方式釋放了我壓抑的情緒?!痹凇禛irl in the Moon》中,他顯然是找到了一種與自己溝通、釋壓的方式,觀眾也好像獲得了某種自愈。



        人們常說,眼睛是靈魂的鏡子。過去的我,在畫眼睛時太不仔細了。為了表達自己積壓的憤怒, 我便將眼睛畫成隨意的三角形。...... 后來,我開始試著用更復雜的方式,來表現復雜的情緒。

        我學會了在宣泄之前,先停下來思考。

        ——奈良美智



        身處都市的洪流,忙碌的工作和推不掉的應酬幾乎占據了我們生活的全部,我們好像已經很久沒給父母打電話,好像很久都沒有給自己一個假期,好像好久都沒陪孩子出去游玩,……我們曾經也像女孩歪著頭、吐著舌、睜著淚汪汪的眼睛,像一個小天使般,表達我們的童真、我們的渴望、我們的堅定。是什么時候我們不再表達,不再與身邊的環境和諧相生。在這件命名為《Girl in the Moon》的作品中,或許奈良美智要傳達的就是這種吸引我們、但又引人反思的“童真”,在這種“童真”的驅使下,我們望著這個月亮上的可愛女孩,也不禁想歪著頭,咧個嘴。我們往返于現在的自己與童年的自己之間,在這種時空的穿梭中,我們仿佛暫時地回到了童真時代,解構了當下的生活狀態,同時構成對自己本真及生命本源的追溯。



        歡迎關注北京保利拍賣網絡平臺



        歡迎關注北京保利拍賣抖音號



        歡迎關注北京保利拍賣官方視頻號



        云征集聯系方式


        国产亚洲精品线观看动态图

      1. <table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able><p id="rnadh"><label id="rnadh"><xmp id="rnadh"></xmp></label></p>
          <p id="rnadh"><del id="rnadh"><menu id="rnadh"></menu></del></p><li id="rnadh"></li>
        1. <td id="rnadh"></td>
          <td id="rnadh"><ruby id="rnadh"></ruby></td>